瀘州水生活:曾經僅愿用得上 而今人人用得好

來源: 酒城新報

    水,是生命之源。從1959年的供水能力約3000立方米/天,到現在日供水總量能力49.85萬噸,經過60年的發展,瀘州自來水事業“舊貌換新顏”,曾經的瀘州市自來水廠已成為集水源開發、供水生產經營、水質監測、供水工程設計和建設等配套服務為一體的綜合性大型供水企業集團。通過科學合理的監測和送水措施,極大地提高了瀘州市民的供水保障。

  吃水靠肩挑

  在新中國成立初期,城區的市民大多都是在長江、沱江邊挑水吃。據不少老居民回憶,那個年代更多的老瀘州人都是喝江中的水長大,江水稍稍過濾就能飲用。

  說起過去城里人用水吃水,何紹齊有說不完的話。“挑回家后,把水倒進用河沙和棕墊鋪成的沙缸里過濾,或者用白礬鎮水,然后才能用來做飯。”何紹齊娓娓道來。

  那時候的孩子們一邊幫忙挑水一邊在江邊玩耍,江邊就成了孩子們的娛樂場。跟著父親到江邊挑水,是市民廖平每天放學后的第一道“功課”。“水桶有個圓弧的柄,在頂部有個空心的圓圈,扁擔兩端綁有繩子,繩子一頭有個鐵鉤,正好可以勾住水桶。現在城里基本沒有了,一些農戶家里還會有。”廖平告訴記者:“重了,我們也挑不動,大人挑兩桶,我們就用盆子去端,或提一桶水。”

  原住廣鳳路的陳林,一想起童年,他印象最深的就是挑水吃。“從廣鳳路去江邊挑水,很是累人,挑著兩只空木桶下坡倒還好,裝滿水后又挑著上坡,來回兩趟,小腿直打顫。”陳林回憶起挑水的畫面,忍不住笑著說。

  小水站記憶

  說起市民飲水問題,瀘州市興瀘水務(集團)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興瀘水務公司)對大部分市民來說并不陌生。該公司的的前身便是始建于1958年的瀘州市自來水廠(也叫忠山水廠)。

  在沒有自來水入戶的年代,為了方便居民挑水,自來水公司會在街頭巷尾設置一些水站。到水站挑水,也就成了當時不少人家的必修課。“早年都是利用楠竹做的水管、通過水泥混合石棉粉等制作石頭三通來達到供水,因此供水的范圍也有局限。”瀘州市興瀘水務(集團)股份有限公司技術信息部經理朱玉川說。

  “1分5厘錢一挑,后來漲到5分。水站工作人員坐在屋內,見水票放水。挑水的人多了,自然就要排隊。”據今年85歲的市民唐潤先回憶,那時她們家住如今的摩爾電器商場一帶,每條街有一個供水站,大家需要用水就要到供水站去挑。唐潤先一家5口人,每次都要打兩、三挑水才夠用。

  據悉,枇杷溝水站、正興隆街水站、梓橦路水站、肖巷子水站、蘇公路水站、天子殿水站、大北門水站是當時比較大的水站。今年79歲的袁芬,一家三代人都居住在大河街,她記得那時一個水站,少的負責一兩條街的供水,多的要管好幾條街的供水。如梓橦路水站要負責梓橦路、童家路、市府路、肖巷子、黃桷巷等好幾條街的供水。如果遇到水量較小,或者快要停水,排隊挑水成為了當時的一道街景。

  結束夜來水

  為適應“大躍進”后瀘州地方工業發展,提高供水水量、改善水質,日供水3千噸的忠山水廠,經歷了5次改建和擴建,到1984年5月,日供水能力提高到2萬噸。隨后,小市水廠、南郊水廠、北郊水廠相繼破土動工。

  “夜來水”一詞雖是當時百姓口中的一句調侃,但也道出了心中的難言之隱。在回龍灣一帶地勢相對較高和較遠的地方,在用水高峰期時,常會出現停水、缺水現象,只有在夜間用水需求小時,才會有水。市民朱玉川告訴新報記者,隨著北郊水廠1期5萬噸、2期5萬噸、3期5萬噸相繼投用,不僅滿足了龍馬潭區居民用水,瀘縣居民也吃上了長江水。

  1992年至1994年對于水務人來說是特殊的年份,除了北郊水廠的誕生,服役30余載的忠山水廠結束了它的使命。“從用鐵釘打石頭做彎頭、做三通,簡陋的供水設備到大型機械設備建設,市民用水不堵心,為了搶工期,水務人不分晝夜,周末、節假日堅守崗位。”回想起父輩肩挑、背扛、板車拉設備安裝水管的畫面,對于父母都是水務人的朱玉川來說,一路走來的建設變化有著不一樣的情感。

  告別混濁水

  “一會要停水,快去接點來放起”“來水了,把水龍頭打開,把混濁的水放一下”……每當停水和來水時,這些從母親口中說出的話伴隨著70、80年代出生的人整個青春時代。

  在上世紀90年代,恢復供水后,水質總會伴有一些雜質,很多市民只能用盆接好用于沖廁所。朱玉川表示,以前維修水管在接起來后就放水,所以市民放出的水也會相對渾濁,現在除特殊情況之外,都會在夜間維修,錯峰施工。而且在通水前,會對管道進行清洗、沖洗,新安裝的管道還會進行消毒處理。

  從3-5度控制到1度的檢測標準,數據的背后展現的是水務人嚴謹的工作態度。據興瀘水務集團安全環保部副經理羅超平介紹,現在集團一共有106項檢測指標,與歐盟接軌。水廠供出的水,會每個小時進行檢測,達到100%;管網水每周檢測2次,達到99.99%;化驗中心是每個月2次。“我們有四川省城市供水排水水質監測網瀘州監測站資質,是川南的首站,也受到來自云南、貴州部分單位對其進行供水監測的委托。”羅超平說。

  針對像汛期、暴雨、上游發生泥石流等自然現象,我市興瀘水務集團還與宜賓建立了聯動機制。“當渾濁的江水抵達南溪時,就已提前做好排泥工作安排,確保我市居民正常用水。”羅超平向記者描述他們工作群里的信息時表示,重慶也加入到了聯動小組,群名改為川渝滇聯動小組。

  從一開始日供3000方水的忠山水廠,只能供應市府路、治平路等市中心居民用水,到后來的南郊水廠、北郊水廠、茜草水廠等,以及正在建設中的南郊2水廠2期、納溪大渡水廠等和即將動工的北郊2水廠一期,目前,瀘州供水規模位居全省第二。種種數據顯示,居民用水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60余年的變化離不開每一位水務人的付出。

  城市發展,基礎建設先行。穩步推進的供水設施建設,見證了城市發展腳步。水務工作也將承載著為人民謀幸福的初心,助力城市發展需求。

   酒城新報記者 王延峰

重庆百变王牌开奖查询